一提到喜马拉雅山脉,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珠峰那傲视群峰的高度,以及空气稀薄、天寒地冻的严酷自然环境,还有那神秘的雪人。

在许多人的想象中,喜马拉雅山是绝大多数高等动植物的分布禁区,而实际上,喜马拉雅山脉是一个充满生机的世界,喜马拉雅山脉的植物正是凭借自己的独特本领,在高原顽强地生存和繁衍着。

在喜马拉雅山脉海拔4000米以上的流石滩上,生长着许多形态奇特的植物,备受植物学家的关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塔黄,它和雪莲、红景天并列称为青藏高原的“吉祥三宝”。当然,塔黄以美丽强韧、甚至是张扬的生命,告诉大家:生命可以创造奇迹!!

一生只开一次花,结果之后就结束自己的生命
塔黄,尽管有7年左右的寿命,但是它一生只开一次花,结果之后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种植物和竹子一样,是单次结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它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5-7年的生命周期中,80%的时间里,它都朴素得如同一株白菜,匍匐在流石滩上,汲取阳光与雨露,和狂风严寒抗争。

幼年时期,它也只能趴着生长,将圆圆的大叶子平展在地面上,躲避凛冽的寒风。在大雪来临之前,地面上的叶子只能枯死,但还有粗大的主根埋在地下,肥厚肉质的主根把半年以来叶子制造的养分全部贮存起来,在冬季进行休眠。

就这样年复一年,生长期和休眠期不断交替,当主根积累的养分达到一定程度时,塔黄就会迎来成年时期了,这也是它生命的最后一年,塔黄仿佛受到了某种召唤,它就会变得“不安分”起来。

从白菜叶子似的莲座样基部,慢慢抽出一根“擎天玉柱”,这高达1.5-2米的“玉柱”,是塔黄的巨型花序,花序由下向上逐渐变细,在花序的外面,覆盖着一层像瓦盖一样的大型半透明的奶黄色苞片。

这苞叶是半透明的,每个心脏形的苞片都向下悬垂包裹,苞片的中心鼓起来,苞片的边缘则紧紧贴合着下面的苞片,就这样一片搭盖着一片,上片搭在下片之外,一层层叠加上去,色彩也由翠绿逐渐过渡到金黄。

这时候,塔黄摇身一变,成了喜马拉雅高山地区“身材”最高的草本植物,远远望去,就像一座金碧辉煌的宝塔,格外醒目,或许“塔黄”一名便由此而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