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花总”在微博发布视频《杯子的秘密》,揭露14家五星级酒店存在的卫生乱象。而后,“花总”个人护照信息两度被泄,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员工称“花总入住时相互通知”,以进行提防;洲际酒店集团员工评论“丑人多作怪”等。此后,两酒店均通过官方途径致歉。那么花总遭死亡威胁是什么情况呢?让我们来看看花总的最新消息吧,花总悬赏十万征集线索与证据。

C款:蓝绣球2枝,粉绣球1枝,紫玫瑰9枝,红豆3枝

11月14日,#五星酒店卫生乱象曝光#,截至12月16日,“花总”个人信息不仅在酒店圈流传,人身安全也遭到了威胁。近日,“花总丢了金箍棒”(以下简称“花总”)委托律师分别向贵阳希尔顿花园酒店和洲际酒店集团寄送律师函,要求在限期内就泄露“花总”个人信息泄露情况作出说明,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追究涉事酒店的法律责任,或将根据案件走向,赴欧盟发起针对涉事酒店违反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跨国诉讼。

此前,“花总”在微博发布视频《杯子的秘密》,揭露14家五星级酒店存在的卫生乱象。而后,“花总”个人护照信息两度被泄,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员工称“花总入住时相互通知”,以进行提防;洲际酒店集团员工评论“丑人多作怪”等。此后,两酒店均通过官方途径致歉。
12月15日,博主“花总丢了金箍棒”发文称其遭死亡威胁,有人向他私信:“找到你杀了你”。16日“花总”表示,北京警方已立案受理。11月14日,#五星酒店卫生乱象曝光#,截至12月16日,“花总”个人信息不仅在酒店圈流传,人身安全也遭到了威胁。

12月11日,多家酒店卫生问题曝光者“花总”发布微博,悬赏10万元征集有效线索与证据,寻找泄露本人身份信息的源头,并表示只要配合指认上游泄密者,不追究传播身份信息人的责任。
据了解,现已明确有两家酒店在微信群中传播花总护照信息,但在12月10日,仍有两家酒店被曝出泄露“花总”个人信息,其中一家疑似海南的酒店还张贴“花总”护照信息,并备注“暗访人员”关注。
为何“花总”个人信息屡次曝光?“花总”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很多酒店对客户数据进行数字化的统一管理,在这种背景下,同一个集团下的不同酒店,甚至行业共同体,基于共同抵制负面曝光者,维护各酒店行业利益的考虑,对用户数据完全有可能被共享。这种排斥式的打击报复,就是酒店行业的“黑名单”。
而对于“悬赏10万元寻找个人信息泄露源头“的举动,封面新闻记者对话了周兆成律师,并通过他了解到“花总”对此事的看法。
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以下简称“花总”)在曝光多家酒店卫生问题后,个人信息被一些酒店工作人员泄露。12月11日下午,“花总”通过微博发出悬赏广告称,“悬赏人民币十万元征集有效线索与证据,寻找泄露本人身份信息的源头,对提供线索者身份保密”。同时表示,曾经参与传播其个人身份信息的,只要主动联系其代理律师,配合指认上游泄密者,将不做追究并保密。
对此,“花总”的代理律师周兆成称,“花总”个人信息被泄露后,找涉事酒店交涉,从未提出任何赔偿要求,只是希望酒店追查信息泄露的源头,但酒店并未对此要求给予配合。
对于“花总”发布的悬赏广告,周兆成律师表示,如果有人能够提供“泄露花总身份信息有效线索与证据”,悬赏人花总愿意承担支付悬赏报酬十万元的义务。“这是花总信息被屡次泄露后的无奈之举,也体现出我们维权到底的决心。”

18日,曾曝光国内14家品牌酒店卫生乱象问题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下称“花总”)在微博发布名为《一些想说的话》长文。他写道,许多人以为这样的大V投诉特别容易,事实上当遇到不平,大多数情况只能默默忍了;把人生这场战打成现在的样子,也只好日常小心、不奢求善终。
一个月前,“花总”发布视频揭露五星级酒店的卫生乱象,而后“花总”个人护照信息出现在7家高端酒店(集团)的微信群或办公场所中,酒店员工对其进行防范或人身攻击。
对此,“花总”日前委托律师分别向贵阳希尔顿花园酒店和洲际酒店集团寄送律师函,要求在限期内就泄露“花总”个人信息泄露情况作出说明,否则将通过法律途径依法追究涉事酒店的法律责任,或将根据案件走向,赴欧盟发起针对涉事酒店违反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的跨国诉讼。
15日,“花总”在微博发文称,其遭死亡威胁,有人向他发私信称,“找到你杀了你”。“花总”表示,自己已经前往附近派出所报案并做笔录。据新京报记者从北京警方核实,目前该案警方已受理,正在调查工作中。

“花总”在18日发布的微博长文中提到,在发布视频时,就做好了日后被相关酒店集团标注的准备的。但未曾想到的是,在24小时之内,涉事酒店之一的某位职员就将他在该酒店前台办理登记入住时的护照扫描照片放到了某微信群里。在接下来的两三天里,他的护照信息以光速在全国酒店业者之间传播。
“花总”称,过去的六年两千多晚的入住,总共只投诉过十九次,只有两三次在微博上公开吐槽。许多人以为这样的大V投诉特别容易,事实上当遇到不平,大多数情况只能默默忍了,因为实在不想被人戳脊梁骨骂:过气网红还耍大牌!
“我并不是一个挑剔的职业暗访者,从来不靠酒店谋生。我也一厢情愿地希望能尽快息事宁人。与酒店沟通时要求涉事人员道歉并协助取证是唯一的要求。即便如此,有时等来的仍是言不由衷的潦草致歉。”“花总”写道。
“花总”再次申明,他现在唯一的诉求就是寻找、固定更多线索及证据,尽力将肇事者交给警方,诉诸司法。人身威胁方面,感谢北京警方的及时介入。花总称,把人生这场战打成现在的样子,也只好日常小心、不奢求善终。
即便如此,“花总”在长文最后仍表示,敦请从业者将心思放在改善服务质量上,重建消费者的信心。靠公关和推诿从来不能解决问题,如果连卫生与隐私保护这样的核心利益都无法保障,这个行业是该想想如何真正赢得并维持消费者的信任。

PS:花总:本名,吴东,网名“花总丢了金箍棒”,福建建瓯市人,2012年曾经发布了很多针对世奢会的负面新闻。 2012年8月, “花总丢了金箍棒”曾在微博上为前陕西省安监局长,即“微笑局长”杨达才做“手表鉴定”,最终导致杨达才落马。2018年“花总”在网上一口气曝光了14家品牌酒店的“肮脏”视频,没想到被国内多家五星级酒店拉入黑名单,连护照信息也被公之于众,还别人嘲讽:“丑人多作怪”。最近事件升级,死亡威胁也发出来了,有人向私信“花总”称,“找到你杀了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