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胖鸟,即“胖鸟电影”,是近两年火起来的一个影视资源站。在胖鸟上,“资源”以电影、剧集、纪录片、动漫的形式分门别类的归档,并提供包括种子、磁力链接、网盘、电驴等多种下载方式。更新迅速、分类清晰、外加页面足够干净。胖鸟电影在影迷之间有相当不错的口碑。现在胖鸟没有了,大家看电影还用什么呢?

G款:11支双色玫瑰+11支三色康乃馨鲜花礼盒

胖鸟站无法登陆了,它的主人因侵犯版权的原因被拘。
这个消息最初从微博上流传出来的时候,由于站主的女友挂出了支付宝二维码求援,以至于人们都将此当做了一场骗局。但很快,消息慢慢被验证。
这个网站一直以来是影迷们不可或缺的资源站之一,人们口耳相传,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它,但人们也都默默祈祷不要有那么多人知道它。人们对于这类站点态度微妙,像保护某个小圈子内的地下火种。不管此次事件是否还会有反转,我们也可以抛开具体事件聊聊关于盗版的话题。

资源——在大陆的话语体系中有着别样的、超越词汇本意的延伸内涵,当它与电影、剧集、音乐等等内容联系在一起使用的时候,它就成为了一个心照不宣的暧昧指称。
无论是否愿意,我们都得承认,直到现在,我们这一代影迷,以及更年轻于我们的影迷依然依靠盗版资源才能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
近数十年来,我们一路历经着盗版形式的变迁,从某个角度去看,我们的精神史其实就是一部盗版资源迭代史,录像带、VCD、DVD直到互联网资源下载,在这个足以称得上漫长的时间中,我们见证了无数大师的杰作,好莱坞的大制作、风格清奇的文艺片,同步的美剧韩综……从娱乐资源的获取上,我们似乎从未缺席,但我们从未真的参与进全世界文化娱乐工业的消费系统。
直白地讲,我们几乎从未为自己所观看的作品付费。多年前,开放之初,囿于时代原因,中国观众对于版权观念是茫然的,但后来,我们开始明晰了观念也知晓了规则,更具备了付费的意愿和能力,但是为什么仍然没有建立起有效的付费正版系统,为什么仍然只能依赖于资源下载?无非是因为正途不通。
正途一直被阻,歧途注定丛生。

我们的眼界、需求和欲望早已经被解放,不可能满足于内地地区出产的这些有限的电影和电视剧,我们希望能够在第一时间链接全球,看到那些不被裁剪的、原汁原味的各类内容。
但是,在产品和我们的需求之间横亘着巨大的阻隔,多年来也未曾消弭。而盗版资源则成为了被挤压后的一种旁逸斜出的登山梯,供我们跨越障碍。
多年前,盗版内容因为实体载体的存在成为了一门专业的长期生意,那些门店、小贩甚至其中很多都成为了传奇,又随着时代流转沦为传说,互联网的部分开放其实已经深刻地改变了影视观看生态。“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上传和下载行为成为了一种自发的民间自助运动,几乎是完全非盈利的,即便有些站点平台获取了一些广告收入,但由于躲避管理,维系服务等等原因,也难以成为生意。
仅仅从盈利的角度去讲,传统意义上的“盗版”其实已经被摧毁了。而后来的资源下载,更倾向于正途被阻后的无奈之举。所以,我们能看到,大家都自发地形成了一种默契,正在上映的国产片,将会引进的进口片,都会删除下载资源。这无非是想告诉外界,我们完全懂得规则,只要还有可能看到正版内容,我们愿意成为一个体面的消费者和影迷。
而我们得以接触正版的渠道非常有限,无非是院线引进的电影以及一些视频网站购买的剧集、综艺版权等等,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些渠道所引进的数量低、速度慢,更致命的是,最终被审核后的作品往往不会完整。
《水形物语》中的女人背影被贴上小黑裙,《绿皮书》这样的作品还被部分裁屏,那些有暴力和裸露戏码的美剧更不用提。删减后的内容注定是无法满足影迷、剧迷的需求,往往那些花费巨资购买的版权还是沦为鸡肋,资源下载仍然大行其道。
作为伴生互联网长大的一代,我们早已明白正版的意义和价值,更比任何人都尊重知识版权,我们愿意为影视,音乐,文字等等任何文化娱乐介质付费,但我们去哪里付费? 我们能否看到HBO,Netflix,Amazon,hulu,Amc,等等一系列传统的和新兴的流媒体平台?

对于长期关注电影资源站的用户和影迷来说,“胖鸟电影”并不陌生,但这个名字却消失于2019年3月1日。
当天,如往常一般欲打开“胖鸟电影”搜寻资源的用户发现,“胖鸟404”了。慌乱之际,大众前往其幕后运营者小生的微博“肥啾电影”一探究竟,毕竟网站出现这种小问题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令众人没想到的是,扑面而来的消息显示:“胖鸟电影”疑似因版权问题被关闭,小生更是被派出所拘留,面临15万元罚款。
3月2日,经小生本人发微博证实,“确实犯法了,侵犯了著作权。”自此,“胖鸟没了”这句叹息便频频出现在广大影迷的个人社交平台内,声声不息。

近年来,大众版权意识日渐觉醒,打击盗版一事在相关部门监管和民众监督之下稍有起色。但值得深思的是,在此次小生和胖鸟的事件中,广大影迷和网友却进入了情与理两难选择:一夕间,大众在“小生的行为确实犯法”、“你我都是帮凶”和“感谢盗版资源开阔我的眼界”、“看盗版并不对,但没人有权决定我该看什么”两种情绪和立场间来回摆动。
盗版为何屡禁不止?当我们在讨论胖鸟没了时,究竟是在讨论什么?众说纷纭间,不同声音背后所裹挟的版权意识以及对艺术的选择自由意识,再次将一种“中国特殊论”推向台前。
消失的“胖鸟”
3月1日这天,对于包括小A在内的影迷来说,都是值得铭记的一天。
起初是不少影迷及用户发现“胖鸟电影”无法登陆,接着其背后运营者小生“肥啾电影”发微博表示自己是小生女友,小生被派出所拘留要交罚款,希望大家能帮忙筹款,“不帮也没关系”。
小A起初并不相信,认为是微博盗号者开得玩笑。而正当大众质疑其真实性之际,有微博大V表示已与对方取得联系,基本可以确定:“小生因版权方起诉而被拘留,目前人在派出所”、“小生丢了工作、被要求先交15万罚款”、“小生女友身份基本核实”、“胖鸟电影确认没了”。

3月2号12:20分,“肥啾电影”更新微博道:“我是小生本人,对不起,我确实犯法了,侵犯了著作权,我自己深知自己的错误,已经主动承认自己的违法行为。非常谢谢大家的帮助。”自此,胖鸟确定没了。
目前,随着小生的出面道歉以及司法程序的推进,大V与小生此前发布的相关微博以及筹款信息均已删除。然而,当习惯使用胖鸟的用户和影迷陷入无限哀思时,又有网友发现,另一资源站“电影首发站”也被关闭。
与早前的人人影视类似,“胖鸟电影”和“电影首发站”均汇集了大量的国内外电影资源。对于长期关注电影圈和资源站的用户、影迷来说,打开“胖鸟电影”和“电影首发站”这类资源站已成为他们的日常习惯之一。尤其是“胖鸟电影”,近年来在小生的运营和维护下,以及在影迷和用户的口口相传中,早已成为国内最受用户青睐的资源站之一。

据Alexa数据显示,胖鸟电影日均IP在20万左右,日均PV在100万上下,访问量和流浪量均十分可观。
而当下,“胖鸟没了”这句话曾在深夜出现于微博热搜榜,又消失于黎明来临前。胖鸟电影的“消失”将版权问题重新带回大众视野的同时,也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再次掀起了大众对电影资源“版权”以及内容传播的争议。
“体面”的影迷和消费者
同样是3月1日,拿下第91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男配和最佳原创剧本三项大奖的《绿皮书》正式登陆国内院线。基于影片题材和内容的特殊性,广大早已做好要看“阉割版”或“篡改版”准备的影迷,依旧为它能登陆内地院线而欢呼雀跃,并自发在互联网个人平台讲述它的不足与瑕不掩瑜。
可当对《绿皮书》引进的欢愉和对“胖鸟电影”的惋惜,这两种情绪同时出现时,尤其是看到大V的那句“小生因版权方起诉而被拘留”后,不少网友便下意识将两件事放在一起。与此同时,国家版权局也将《绿皮书》等5部电影列入重点作品版权保护预警名单,“对于未经授权通过信息网络非法传播版权保护预警重点作品的,应当依法从严从快予以查处。”
一时间,有关此次小生和胖鸟电影事关《绿皮书》版权的猜测不胫而走。

事实上,对于长期关注胖鸟电影的用户和影迷来说,他们对这个网站的秉性再了解不过了。小A介绍道,“一直以来小生挑选片源都很用心、要求很高、也不以盈利为目的,普通观众不会在意它是不是蓝光,但小生在意,所以它的片源很有质量保障,而且那些即将上映和正在上映的电影一般不会出现在站内。”
简而言之,在诸多影迷心中,小生和胖鸟电影这般高品质资源站是他们精神食粮的来源与保障,尽管他们也深刻意识到,不盈利并不等于不是盗版。
“有喜欢的影片上映我当然会去电影院支持,国内大大小小的电影节我也没少跑,对于热爱电影的人来说,我们从不介意付费问题。但关键是,有时候我们拿着钱也找不到所谓的可以看电影的正规渠道。”这种困扰不止出现在小A一人身上。

影迷和有观影需求的人群尚且如此,更别说与电影相关的从业者和在校学生,CC便是其一。影视学专业毕业如今又从事相关工作的CC很矛盾:“如果没有这些所谓的盗版资源,我的大学时代根本接触不到希区柯克、昆丁塔伦蒂诺以及岩井俊二和朴赞郁。”被盗版资源哺育又明白其不对之处的CC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只站在一个观点上,“谁不想成为一个体面的影迷和消费者呢?”
如小生所言,从法律上而言他确实违法了,可影迷们对它的爱与支持也是事实。这仿佛又陷入了一场情与理的悖论中,背后所牵扯出的同样还有由版权意识、艺术选择自由以及电影审查机制等共同形成的“中国特殊论”。
相悖的版权意识与艺术自由

2014年11月28日,这句出自美剧《疑犯追踪》第四季第九集片尾的台词“我仍未被征服”,被关闭网站的人人影视烙在微博中。

阅片之于影迷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习惯,去电影院支持自己喜爱的电影也是影迷最基本的素质之一。可事实上,自电影这门艺术诞生之日起,“盗版”的身影便伴其左右,尤其是当这门艺术进入中国市场之后,从录像、VCD、DVD的野蛮生长,到诸多播放软件成新宠,再到“资源帝”的崛起,盗版问题成了电影市场一直以来难以根除的“顽疾”。
经过互联网时代的洗涤,国内影迷们其实早已明白“版权”的意义和重要性,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正是电影版权的忠实拥趸者。与此同时,在国内现有的市场环境下:审查机制的严苛、分级制度的不完善等,对于80后90后以及更年轻一代的影迷,包括一切有观影需求的观众来说,他们的需求很多时候却依然要依靠盗版资源才能填补。
正如市场对盗版资源的抵制,比起盗版资源,影迷们对《水形物语》的小黑裙、《银翼杀手2049》的截幅、《绿皮书》的台词“改造”以及诸多数不清的“阉割”版引进片显然是更加难以接受的。所以前仆后继的人们走向“歧途”。归根到底,也正因大众的需求,才有了盗版的发展空间。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长久以来个人需求得不到满足的电影市场环境下,国内影迷们其实没有将“盗版资源”这个词进行统一看待,在他们看来,规避正版渠道并以盈利为目的的内容传播是“盗版”,而那些无法引进、没有正版渠道可以接触且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内容传播称作“资源”。
无独有偶,在不久前的第69届国际柏林电影节上,同性题材电影《再见,南屏晚钟》获得泰迪熊奖,导演自是清楚影片碍于题材的特殊性可能无缘内地观众,因此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知道国内年轻人有办法把资源免费发布到网上,我很OK,不会介意!”
从快播、人人影视、BT天堂、胖鸟电影等案例中不难发现,国内用户、观影人群甚至更大范围的群体对盗版影视资源的宽容度并不低,有时甚至是在“纵容”。诸多电影资源站在影迷看来,是否为了逐利已不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他们真正在意的是:在现有规则下的观影需求能否得到满足。
眼下,围绕“胖鸟没了”而进行的讨论还在继续,话题已由整个事件、版权意识上升到了大众对艺术的自由选择权以及意志自由上。站在理的角度,他们无法听之任之盗版资源的泛滥,站在情的角度,他们亦无法割舍能够看到世界的窗口。
但毋庸置疑的是,“胖鸟没了”只会是市场前进的必然现象,随着监管的加强以及大众版权意识、市场环境的逐步完善,诸如今天这般的“资源困境”只会越来越多。人们叹息、遗憾,却也深知其中的合理与必然。
声音还在放大。退出微博,关上电脑的小A,在朋友圈敲下一句话:
“我伸出舌头接住了一片雪,觉得它很烫。”
从根本上讲,我们不是喜欢盗版,我们不愿意盗窃,我们从不以此为荣,但除却这种偷偷摸摸的歧途,哪里去寻找正大光明的大道?
一个正常的市场应该是正版内容全球自由流动的,而现在,我们只被允许消费那些由配额,权力筛选和裁剪过的极小部分内容。所以,盗版资源才长盛不衰的成为了重要补充。从某个角度去看,这不过是精神层面上求生的本能使然。
在我们这里,盗版不只是生意,更是一种启蒙资源,不只是普通影迷,连当下几乎所有电影从业者都是盗版喂养长大的孩子,不然,只凭借资料馆和院线引进片以及所谓的正版音像制品能了解世界?我们每天都在谈论电影,微博、饭桌、朋友圈、公众号,无比热切,但那些谈资的基础就来自于观看盗窃而来的东西,想想,也确实悲哀。
其实,关于盗版下载这件事,首先关乎获取内容的权利议题,在权利被有效保护之后,有了畅通自由的渠道,接下来才是经济议题,不然,所谓版权保护就会变成一个冠冕堂皇的阻碍权利的借口。
真正有效的版权保护方式是开放正版渠道的正途,盗版的歧途才便于管理,慢慢消亡。
如果一边完全堵塞正版获取的可能,另一边又以大义凛然的名头查处人们的求生梯。那只会让一切变得更加复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