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个爱的人不易,所以要认真选择,选对了,就不要轻易放弃。
路要自己选,人要自己活,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你就先要做好承受什么样代价的准备。
佛说,心外无物,是舍是求,只于你一念间。或许,急于追求最后把自己弄得身心疲惫,或许攻于心计最终把自己弄得世俗平庸。
懂得感悟,适时的敞开心扉,让久违的阳光的心,大大方方的沐浴在那片耀眼里,任风吹,任雨打,秉住一份虔诚,于清幽里,膜拜出遍地的香花满径。
从生命的开始,见到第一缕阳光,你就一直在我身旁,和我一起成长,一起历经人生的酸甜苦辣,有时颓废,有时忧伤,你都沉默的拍拍我的肩膀;有时快乐,有时幸福,你都会飞扬的随着我手舞足蹈。
高山流水醉,琴瑟知音惜。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转角遇到爱,两颗孤寂的心从此便有了可以停靠的港湾,所有的对望时光,都于期盼处,缤纷成一路真诚的爱恋。
衣袂起舞,纠结缠绕,相对却已无言。看月夜,青花落水,蟾月拂影,流水潺潺,清波漫舞,琉璃瓦展,铅华隆重。眼眸处,流光溢彩,灯火阑珊,早已繁华落尽,物是人非。满池清幽,随水亦随风,所到处,一字皆醉。醉已千年,牵绊何止千年。执一壶浊酒,是穿肠毒药,欲罢不能已。
爱一个人,就记下了和她的一切,直到最后敲下两个字:分手。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站在时光的顶端,闭眼轻轻仰起头来,膜拜一段往事,或许已经逾越了千年。

在一大片沉满墨香的薰衣草田,拈一支素笔,写满玫瑰色的诗篇,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从此,我的旅行,一半甜蜜,一半忧伤。
相见不如怀念,深爱不如浅喜。浅喜是一湾泉水,源源不绝,甘甜沁人心脾。深爱是灿烂的烟花,刹那的惊艳,落下的是一地的不堪。曾今有多热烈,往后就有多悲凉。
君子之交淡如水,人生若只是初见,就是我们一生最美好的回忆。浅浅的相遇,醉人的晚风,我素洁如青莲,你潇洒如流云。一切的美好会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心扉里。
时光里的你渐行渐远,我已那么投入,那么无谓,漫漫时光要将生命绽放成娇艳的玫瑰悲喜无尽。韶华胜极似青春,花开最艳,却也最寂寞。盛世的相遇,是否会走到末端。
九月,回望窗外,阴霾的天空下着雨,流云沾惹了尘埃,聚拢的寒意催生着寂寞。指尖流逝的岁月,黯然过去的时光,在无法触摸的远方破败。于搁浅的岁月里豁然醒来,如织如丝的思绪氤氲着清寒,窗外的落花飘进我的掌心,摊开手掌,轻嗅一段余香。
曾今是个纯洁如莲小女子,被人爱着,却浑然不知;曾今只是不谙世事,不曾专致,不曾修饰,只是如现在一般,喜欢仰望天空,却望不见自己飞过的轨迹。曾今最美,只是饮尽了太多的孤独,尝尽了太多的薄情。在光阴里沉淀下来的是我望穿秋水的双眸。时间这样兜兜转转,静静的流淌,只开始,没有终结。
过去已经成为历史,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幽幽时光里,再也怀想不出花开的绚丽,再也揣摩不透生命的旖旎。而谁许了繁华如烟云,在寂寞中悄然老去?孤独的回忆划过酸楚的心脉,任凭绝美的忧伤施放出的暗香将我腐蚀。风中的窃窃私语已随风远去,感伤的音乐还回荡在耳畔,某个回音切合的瞬间依然会触动我的心弦。
也许,感伤的我在绚丽的诗词里学会了寂寞,这不是谁的错,总是会在无人的夜里,阑珊深处,感到孤单。就像头顶凌空劈开的烟花,它只是寂寞而已。
也许,这绚烂至极的青春,总是需要寂寞的点缀,才不会一味沉沦。就像四月里盛开的花,于百媚千红中遗世而独立,也许,正因为寂寞,它才绝美。我时常在想,如果没有寂寞,灿烂的青春里,我们的回忆,是不是就失去了很多?
也许,寂寞是青春该有的颜色,这样,在安静无声的氛围里,才可以任心漂游,任笔下的文字如流水一般,宣泄着自己的情感。素锦时年,谁乱了妖娆?背上行囊,在漫漫红尘中行走,文字便是我心底最深的一抹眷念,不可抛弃。
许多次想远离尘世的淡漠风烟,远离寂寞,却发现,无论我走得多么遥远,无论我经历过多少艰难,我永远也离不开我头顶的这方天空,我脚下的这块土地。我的青春里,不仅仅是寂寞而已,我的文字,在我心底,是柔柔的,暖暖的忆念。在我的世界,我的文字,与寂寞有染,与爱有关。
在这个世界,我既是寂寞的女子,又是别人深爱的女子。就像我的红颜,我微笑我欢喜的时候,陪我回忆。我悲伤我流泪的时候,给我安慰。我一直都被人深爱着,正如我写着如此让人心疼的文字
再回首天空,阴霾已经悄悄散去,青涩的烟雨早已停息。与文字缠绵,轻轻的敲打着键盘,每一下,都敲到了自己心里,一字一句,都是心疼的期许。幸福在哪里,在寂寞无处停歇的时候,我无从可知。
我深爱着我的文字,有人也深爱着我,我不寂寞,只是偶尔会感到孤单。一个人的时候,望着天空,手里握着竹笔,也许就能找到内心的答案。

PS: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出自《诗经·郑风》。这首诗写一个女子在城楼上等候她的心上人久等不见他来,急得她来回走个不停,一天不见面就像隔了三个月似的。
全诗三章,采用倒叙手法。前两章以“我”的口气自述怀人。“青青子衿”,“青青子佩”,是以恋人的衣饰借代恋人。对方的衣饰给她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使她念念不忘,可想见其相思萦怀之情。清代的程廷祚就认为《郑风·子衿》一章就是描述一对恋人子相互爱恋的诗。一日不见,如隔三月,可见这两人相悦已经热烈到了何等程度。

发表评论